暴跌中重温周金涛周期论:2018年之后大家能明白我说的话的意义
时间:2019-08-31 07:11 来源:转载 作者:网络
本文摘要:暴跌中重温周金涛周期论:2018年之后大家能明白我说的话的意义 -新闻频道-和讯网

  美股三大股指集体暴跌,标普500指数连跌5日,创下了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的最长连跌纪录。

  而隔夜美股暴跌态势已蔓延至亚太股市:

  10月11日,中国沪指一度跌破2600点,香港恒生指数开盘暴跌3.05%,日本东证指数遭到3月以来最大跌幅,韩国首尔综指开盘跌2.35%,为2017年4月以来新低……

多少跌得有点儿着急。

  多少跌得有点儿着急。

  一些专业人士关于风险的担心在积累。在担心的同时,很多专业投资人提到了经济周期和市场周期。

  这几天暴跌,看了看市场反应,本来市场涨涨跌跌很正常,但连续下跌中,机构都公开表示不值得担心,这种现象本身,也值得反过来思考。

  市场是否会出系统性问题,谁也不好判断,如果真的能判断到,就不会出问题了,往往问题就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发生的。

  所以,我们决定再重温一下“周期天王”、原中信建投首席经济学家周金涛的一些周期判断。

  周先生已经过世,很多长期预测无法做适时跟踪和调整。

  但我们重温的目的,不是说结论本身,而是用他通俗易懂的表述,看看关于周期运行的描述和逻辑。不做市场判断,发文本身不代表对市场悲观或乐观。

  2016年3月16日,特邀到中信建投首席经济学家周金涛先生来杭参加由上海清算所等举办的第30期清算所沙龙——“2016年债务融资工具专题”活动。

  在沙龙活动中,周期天王尼古拉斯 · 金涛先生阐述了康波经济周期理论及对宏观经济走势的研判,以下是演讲实录。

  1、60年的经济周期:人生有三次财富机会

  重要经济 周期理论开创者是两个,第一个康波周期,实际上它是全球经济运动的决定力量,也是在座各位人生财富规划的根本理论。

  我有一句名言叫“人生发财靠康波”,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我们每个人的财富积累,一定不要以为是你多有本事,财富积累完全来源于经济周期运动的时间给你的机会。

  比如过去的十年,中国暴富的典型是煤老板,肯定大家在心里认为煤老板肯定是不如我有本事。为什么他成为煤老板,原因就是在于天时给的机会。按照康德拉季耶夫理论来看这是大宗商品的牛市,就给煤老板人生发财的机会。

  但是在座各位可不可以成为煤老板?应该今生不会看到,这是它的理论描述的。

  一个人的一生中所能够获得的机会,理论上来讲只有三次,如果每一个机会都没抓到,你肯定一生的财富就没有了。如果抓住其中一个机会,你就能够至少是个中产阶级。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们人生的财富轨迹是有迹可循的。人生的财富轨迹就是康德拉季耶夫周期。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康德拉季耶夫周期。

  在世界经济周期运动中最长的周期是康德拉季耶夫周期,它一个循环是60年一次。大家知道60年就是一个人的自然寿命是60年,中国讲60甲子,循环一次就是一个康德拉季耶夫周期。它分为回升、繁荣、衰退、箫条。

  2、未来十年注定在萧条中渡过

  现在这次经历的康德拉季耶夫周期,在座各位经历的是从衰退向箫条的转换点,在座各位未来十年注定在箫条中渡过,这是康德拉季耶夫不可改变的规律。

  到了2017年中期,大家就可以知道我的判断对与不对。我曾经在2007年的时候判断2008年将发生康德拉季耶夫周期衰退一次冲击,就是大家看到的次贷危机。

  2014年10月份,我发表报告认为,2015年二季度发生二次冲击,二季度之后股市暴跌,人民币贬值,这些都是有规律可寻的,资产价格的运动绝不属于规律,这个都是大家可以看到的。

  2017年中期,三季度之后,我们将看到中国和美国的资产价格全线回落,2019年出现最终低点。那个低点可能远比大家想像的低。这就是现在可以告诉大家的康波理论。

  一个康波的运动是技术创新推动的,本次康波1982年开始回升,大家知道1975年到1982年是上一次康波的箫条阶段。

  如果了解世界经济史应该知道,全球滞胀,美国英国做供给侧改革。我看大家很兴高采烈的谈论供给侧改革问题,供给侧改革是全球进入箫条的标志,似乎没有必要兴高采烈的,实际上真的谈到供给侧改革,一定要进入箫条的。

  繁华是1991年到1994年的美国信息技术泡沫,是康波繁荣的标志,当美国的泡沫破灭之后,后面经济又增长了七八年。

  所以,2008年之前是世界经济的本次康波的黄金阶段,从2004年到2015年应该是本次康波的衰退期,衰退期能看到的就是,虽然经济增长不怎么样,但我们还能够从资产价格中获得很大的意义,这个大家能够感受到。比如我们的股市、债市,2009年以来,大的角度来看都是上升趋势,都是有利可图的,这是康波中的衰退阶段。

  3、2018年后能明白我说的话的意义

  去年我有一个判断,2015年是全球经济及资产价格的重要拐点,过去6年,下半场会讲一下,过去6年投资看一个指标就是央行,美国、中国央行不断放水你就有钱抓,这是过去6年投资的唯一标的,就是宽松。

  大家今年放水不管用了,这就是资产价格的转换点。

  我看去年大家讨论资产荒,资产荒就是我钱多,但是没有收益率,这是很危险的信号,这是一个转折点,转折点意味着未来四到五年的总体的资产收益率不仅不赚钱,甚至可能要亏损。

  我在去年底给各个机构的建议是,要做好大幅降低资产收益率的心理预期的准备,同时要做好应对未来在2017年到2019年可能发生流动性危机的准备。

  我觉得今天的会议是很好的,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如果现在大家通过发债能圈应该多圈点,到2019年你应该能感受到参加今天这次会议的意义。

  我奉劝大家,比如说如果想发债最好发五年的,2018年之后就能够感到我说的话的意义。

  4、消灭中产阶级财富的两个方法

  2015年之后,全球应该进入的康波的箫条阶段,在康波的箫条来临之前,会发生哪个现象?这个现象相信大家都已经看到了,我们觉得手中有很多流动性,大家这个流动性过去6年还通过炒股票赚到钱,大家2015年开始不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