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委最新定调!鼓励境外资金进入境内金融市场,一个月三次提及银行资本补充,有何深意?看三大要点
时间:2019-10-10 12:02 来源:转载 作者:网络
本文摘要:金融委最新定调!鼓励境外资金进入境内金融市场,一个月三次提及银行资本补充,有何深意?看三大要点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01日 03:26 十一国庆假期前,金融委召开会议,部署了一系列金融领域下一步的重点工作。 9月27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以下

金融委最新定调!鼓励境外资金进入境内金融市场,一个月三次提及银行资本补充,有何深意?看三大要点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01日 03:26

十一国庆假期前,金融委召开会议,部署了一系列金融领域下一步的重点工作。

9月27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金融委)召开第八次会议,研究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等问题,部署下一步重点工作。

近几个月来,金融委保持着每月至少召开一次会议的节奏,且通常选择在月底召开,如第七次会议是8月31日,第六次会议是7月20日。

在本次会议中,虽然如此前几次会议中对货币政策再次定调,强调“继续实施好稳健货币政策,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但更需要值得关注的是以下几点:

一是继续关注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问题,这是一个月内金融委第三次提及这一问题,足见当前高层对银行资本金的重视,毕竟银行资本金充足了才能加大信贷投放力度支持实体经济。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此前只是支持银行利用更多创新型工具多渠道补充资本,本次会议提出要“加快构建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这或许意味着在鼓励银行补充资本方面将有更多支持政策出台。

二是突出政策性金融机构在逆周期调节中的作用。会议提出,发挥好政策性金融机构在经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中的逆周期调节作用,这是否意味着国开行等政策性银行将在稳投资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货币政策将如何配合?是否会像2014年创设PSL(抵押补充贷款)那样,继续通过特定货币政策工具定向提供流动性?这些问题拭目以待。

要点一:继续实施稳健货币政策

会议指出,当前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增长动力加快转换,金融风险趋于收敛。金融体系要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切实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继续实施好稳健货币政策,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

对货币政策的定调符合市场预期,也与9月25日召开的货币政策委员会三季度例会(下称“三季度例会”)一致。三季度例会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保持物价水平总体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三季度例会对物价的表述是新增内容,会议提出要“保持物价水平总体稳定”,再结合受猪价油价持续上涨影响,市场普遍认为CPI仍存“破3”的可能,这将掣肘货币政策放松,近期降息概率进一步下降。

央行行长易纲近日也指出,不急于像其他一些国家的央行所做的那样,进行大幅降息和量化宽松政策。中国的货币政策还是要保持稳健取向。要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这样对整个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老百姓的福祉都是有利的。

要点二:一个月内三次提及银行资本补充

金融委一个月内三次提及银行资本补充问题,足见高层对这一问题的重视,毕竟当前制约银行信贷投放的一个很重要因素就是资本金,今年以来,不少银行也加大通过永续债、优先股、二级资本债的发行力度以补充资本,但从国际比较看,我国银行业的资本充足率水平依然处于中等。当前稳增长离不开信贷的支持,缓解银行资本短缺的问题,也是对加大信贷投放实现稳增长有利。

不过,相比于前两次金融委会议对资本补充问题的表态,此次会议对银行补充资本有了更详细的部署安排,且更看重资本补充长效机制的建立。

8月31日的金融委第七次会议提出,鼓励银行利用更多创新型工具多渠道补充资本。

9月5日金融委召开全国金融形势通报和工作经验交流电视电话会议时指出,支持银行更多利用创新资本工具补充资本金。

9月27日金融委第八次会议上对银行资本补充有了更详细的部署安排。会议指出,要加快构建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丰富银行补充资本的资金来源渠道,进一步疏通金融体系流动性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重点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将资本补充与改进公司治理、完善内部管理结合起来,有效引导中小银行下沉重心、服务当地,支持民营和中小微企业。

上述表态有两个重点值得关注:

一是提出加快构建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丰富银行补充资本的资金来源渠道。

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曾表示,应加快建立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一方面,银行需要内外源相结合补充资本。内源性资本补充主要依靠提升营利能力,通过利润留存补充资本,并适当控制风险资产的增长速度;外源性资本补充需要从审慎角度出发,根据市场情况统筹运用境内外各类资本工具适当补充。比如,适时通过优先股、可转债、二级资本债等资本工具补充资本。另一方面,监管部门要加强协调,统筹配合,继续加强对银行补充资本的支持力度。除永续债之外,还可以继续探索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款资本债券和总损失吸收能力债务工具等,进一步增强资本补充工具的灵活性和多样性。此外,监管部门还应进一步优化审批流程,提高资本补充工具发行效率,并赋予商业银行一定的发行自主性。

实际上,北京一银行业分析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目前我国银行拥有的资本补充渠道已较为丰富,下一步应着眼于让这些渠道更为顺畅,如监管部门在进一步简化银行资本补充工具发行的审核流程、进一步支持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的IPO等方面还有很多改进空间。